作为一名菲律宾人

 香港动漫     |      2019-04-03 13:10

  最初关注菲律宾女孩Bacani的照片,源于一张模糊的女童影像。画面里的女童把脸凑到磨沙玻璃前,虽然四周一片模糊,但画面中女童惊讶的表情却依然生动而清透。

  和这张照片一样,黑白是Bacani影像的主色调,省掉其他色彩,这些照片更令人专注于画面帶来的感受。从她的影像中,人们常常不由得感受到一种孤独而寂静的疏离感。

  起初,Bacani只将作品放到Facebook,后来旧金山的著名菲裔摄影师Rick Rocamora注意到了她充满纪实风格的作品。

  在Rocamora的推荐下,Bacani的照片登上了《纽约时报》的网站,引发关注。随后,机会不断来临。

  《纽约时报》的Lens blog建立了一份属于她的档案,接着,她得到了富士胶卷公司的赞助,甚至在菲律宾驻香港领事馆举办了个人作品展览。

  作为一名菲律宾人,局外人的身份帮助Bacani以全新的视角来看待香港,她经常透过玻璃和镜子拍摄路人,利用灯光的明暗对比营造出戏剧性和忧郁的气质。

  不管是到超级市场买日用品,还是假日闲逛,游走在大街小巷的她从不放过任何摄影机会。

  Bacani还喜欢等到太阳落山后,城市在夜晚灯光的投射下有着丰富的阴影和层次感。“看到美丽的光线时,你要马上按下快门,它们总是稍纵即逝。”

  那幅让她获奖的女童照片便来自一次日常生活的经历。当时,经过铜锣湾商场的Bacani发现了这名站在磨砂玻璃后的小女孩,拥有照顾孩子经验的她知道,女童会出于好奇而探头看玻璃上的间隙。

  2015年迪拜的哈姆丹国际摄影赛(HIPA)上,Bacani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这场拥有全球最高奖金的摄影比赛上,她的作品一举击败全世界166个国家、近3万名参赛者的60000多份作品,获得六千美元奖金。

  Bacani出生于菲律宾新比斯开省,她的母亲自小离开家庭来到香港工作,照顾别人的小孩,却留下Bacani和两名年幼的弟妹。

  在她成长的贫困乡村,距离首都马尼拉有9个小时的车程,家家户户上演着类似的故事,前往香港成为菲佣,是许多当地人的选择。

  19岁那年,修读护理学位的Bacani为了资助弟弟读书,放弃学业来到香港,和母亲一样加入了30万菲佣大军,成为了一名女佣。

  每天早晨5:30,Bacani准时在闹铃声中起床,打扫卫生、准备早餐,照顾雇主的孙辈,这是她日常的工作。

  天性乐观的她,没有怨天尤人,“我们来港要付出差不多半年的工资给中间人才能成事,是孤注一掷,因此不少外佣来到,即使受到雇主刻薄的对待、甚至虐待也选择不吱声。

  因为一但被辞退,两星期内找不到其他工作,就得被遣返,所有中介费也泡汤了,所以我知道那一次离开,不是旅行,而是一次探险。

  同时,年轻的Bacani也对香港的繁华所着迷,“下机那一剎那已经让我非常惊叹,每个角落都有事情在发生,城市的灯光也令人眩目,相比我的家乡,香港有生气多了。”

  5年前,Bacani 向雇主借钱买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机——尼康D90,从此上瘾。每个周末,当其他菲佣在无所事事中度过时,Bacani选择背着相机,走遍香港用镜头记录这个城市的寸寸流光。

  背井离乡,摄影耶缓解着Bacani异乡人的孤独。虽然会说粤语,但在香港的华人圈子里她就像一匹孤独的狼,感受不到温暖。

  她流连香港的大街小巷,卸货的苦力、在后巷抽烟的厨子、夜更的电车司机……那些被常人忽视的场景和都市中的小人物成了她相机中的主角。

  为了精进技术,Bacani在网上阅读专业摄影师的建议,看教程,无时无刻地拍照。街头摄影要求必须坦率自然,有时这会让她陷入麻烦。

  一次,一个上了年纪的乞讨者以为Bacani在拍自己,举著雨伞追着她打。有些人在发现自己被拍后要求Bacani删除照片,她都照做。

  “这时你就失败了。因为他们本不该注意到你,你应该像一只停在墙上的苍蝇。”Bacani说。

  虽然没有学过摄影技巧,但是靠着对美的感知以及对底层人群的关怀,她的镜头呈现出了香港不同的风景。

  此后的时间里,Bacani的生活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不再依靠劳动力而获取酬劳,每一张影像作品,都成为她才华的最好力证。

  她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带着行李,在香港、菲律宾、日本和纽约之间穿梭,举办摄影展并拍摄更多值得被社会关注的议题。

  一次拍摄收容所里被雇主虐待女佣的经历,让Bacani意识到“摄影是一个非常富力量的工具,它能改变一些人对于一个议题的观点。”也是这次经历,让她觉得改变了自己的一生,“我想我之所以在那里,是要成为那些女佣的声音,她们的声音仍未被听见,仍被消音。”

  2015年5月,Bacani辞职奔赴纽约,作为2015年玛格南基金会人权奖学金的7位获得者之一,她为自己争取到了前往纽约大学艺术学院进修的机会。“想要成为一个更有分量到摄影师,我需要去学习,去掌握更多技巧”。

  听到这一消息时,Bacani的父母哭了。她的父母说“像我们这样一无所有的人,大女儿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情”。

  香港成为了Bacani的跳板,让她跳到更远的地方,也改变了Bacani家庭的命运“妹妹不用来香港做菲佣,这个循环就在我这里停止吧”,此时的Bacani不卑不亢,眼神是那么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