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面提高中国的出口创汇能力

 日本动漫     |      2019-04-06 16:04

  说:你这次带来的“礼物”不算轻,我们欢迎,感谢。但我还有更高的要求,一是对华技术转让,从面提高中国的出口创汇能力,这比六十二亿美元更重要;二是来华投资、合资、独资都可以,我们更希望独资,特别欢迎日本中小企业到中国来。

  核心提示:说:你这次带来的“礼物”不算轻,我们欢迎,感谢。但我还有更高的要求,一是对华技术转让,从面提高中国的出口创汇能力,这比六十二亿美元更重要;二是来华投资、合资、独资都可以,我们更希望独资,特别欢迎日本中小企业到中国来。

  在日本政坛有“教父”之称的竹下登前首相十九日凌晨去逝,从去年开始就有消息说,竹下登已经病入膏盲,因此一年多来已经不再问政事,不过他的突然去逝,对目前不稳定的中日关系还是会产生不小的影响。此时此刻,回顾一下竹下登和中国的关系,其实有着很大的利处。竹下登是个理财专家,协调能手。有评论指出,在从田中派分裂之前,他一直掌控着田中派的财务,由于长期的耳闻目染,竹下登从田中角荣身上学到了“金权政治”的运作,也正因为如此,近二十年来日本政坛较大的贿赂丑闻案,竹下登均榜上有名。其中包括八十年代末,让日本政坛翻天覆地利库路德案。竹下登没有担任过外务大臣,所以八七年十一月上台之后,人们对竹下登能否顺利地展开具有自己特色的外交活动均抱怀疑态度。竹下登曾担任过中学英文老师,但他讲的英文谁也听不懂,在联合国的一次演说中,人们对竹下登所讲的英文直打哈欠,最后获得恶评是,连小学生的水平都不如。不过,在竹下登担任首相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的外交表现还是让不少人跌破眼镜。在竹下登之前,日本的历任首相都是把眼光放在欧美,但从竹下登开始日本的外交政策开始转向亚洲。竹下登上任尹始,在马尼拉参加东盟六国政府首长对话会议时宣布,日本将增拨二十亿美元成立“亚洲日本发展基金”,与此同时竹下登还提出了当时让人们刮目相看的主张,即“亚洲故乡论”。

  当时有关评论指出,竹下登的“拨款”行动,其本身也许不会对东亚地区的经济增长带来立竿见影的作用,但这毕竟代表了日本准备与亚洲建立紧密关系,共同迈向二十一世纪的决心。马尼拉之行后,竹下登就立刻开始着手准备第二年即八八年八月份的北京之行。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正值中日和平友和条约签署十周年,但在这十年当中,中日关系发展并不顺利,例如:光华寮事件、日本窜改侵华历史教科书问题、日本主要阁僚公然祭起靖国神社等。不仅如此,一九八七年五月,还发生了“东芝机械事件”。当时日本政府以“巴黎统筹会”的有关向共产国家开列的禁运条例为借口,阻止东芝机械公司向中国的民用机械设备进口,从而使得中日关系再一次处于谷底。竹下登为了打开中日关系的这种僵局,依然决定借中日友好和平条约签署十周年之际,访问北京。可以说当时竹下登的这一决定是非常有远见的。

  为了使事情不至很突然,在八八年的一月一日竹下登借日中友好协会的旬刊《日本与中国》发表了一篇新年贺词,在贺词中竹下登表示:“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十周年这样一个值得纪念的年头。日中两国关系自一九七二年邦交正常化以来稳步发展,特别是由于一九七八年缔结了《日中和平友好条约》,两国关系的基础更加实,并且以此为转机,各领域中的交流也飞跃地发展和加深了。我将遵循《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和和平友好、平等互利、相互依赖、长期稳定的日中关系四原则,为使两国关系向着二十一世纪更前进一步而继续尽力。”在文章的最后,竹下登表示希望,能在八八年适当的时候访问中国,准备同中国领导人就长期发展日中友好合作关系举行会谈。对于竹下登的这一友好表示,中国政府当然表示欢迎。

  八八年八月,竹下登访问中国,八月二十六日当时还担任主席的特地从外地火速赶回北京,和竹下登举行了深入的会谈。当天上午,竹下登来到人民大会堂时,高兴地迎上去,握着竹下登的手说:“我昨晚赶回北京,专门欢迎首相。”竹下登回答说:“能见到中国老一辈政治家,很受鼓舞。”会谈中,风趣地对竹下登说:“两国都是在换代之时,我是换下来了,我在悠闲地进行一些海上活动,因为我是热衷于中日友好的一个人,所以特意从北戴河赶来同您会面。我希望我们之间能以首相的来访为起点,建立起一个不亚于田中、大平时代的新关系。我讲田中、大平时代两国的关系较好,是因为两国相互信任,要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也必须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

  竹下登和谈得很投机,竹下登问:有一件很感兴趣的事,一直想有机会问问阁下,以前我和二阶堂进先生一起到贵国访问时曾见到阁下。当时你讲了到本世纪末,要使中国人均增加到八百美元,而且你说这个想法是在同大平先生会谈时想到的。这件事我从别人那里也曾听说过。我想了解一下,阁下讲的八百美元,是当时想出来的吗?说:提到这个事,我怀念大平先生,提出在本世纪内翻两番,是在他的启发下,我们确定的。为了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竹下登也给中国带去了一份巨大的礼物,这就是为改善中国的公路、通讯、电力供应等设施,向中国提供约八千一百亿日元数额最巨的第三次日元贷款,以及为修缮敦煌等历史古迹的数十亿日元无偿援助。对于竹下登的这份礼物表示感谢,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对这份礼物还嫌不够。说:你这次带来的“礼物”不算轻,我们欢迎,感谢。但我还有更高的要求,一是对华技术转让,从面提高中国的出口创汇能力,这比六十二亿美元更重要;二是来华投资、合资、独资都可以,我们更希望独资,特别欢迎日本中小企业到中国来。从上述对话中已经不难看出,中日关系正在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期。

  八月二十九日竹下登访问西安,在西安的人民大厦礼堂竹下登发表了题为《寻求新的飞跃》的演讲。在这次演讲中,竹下登表示,唯有和平才是日本应走的道路,和平之外没有日本的活路。这就是我自己从历史的经验中学到的信念,也是全日本国民的意志。我国在颂扬这一国民的愿望的宪法下,一直坚持绝不走军事大国的道路,灵活运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拥有的力量,为实现世界永久和平作出贡献的立场。也就在那次演讲中,竹下登在提出了中日合作的三项建议,即:一、扩大人的交流;二、更加活跃地进行心与心的交流;三、对保存文物、遗迹的合作后,深情的表示:大自然现在已经到了开始准备丰收的秋天,我相信日中两国也应该使迄今为止先人们精心培育的花朵和果实开得更美和结出更丰硕的果实。为寻求新的飞跃而共同努力的时期已经到来,让我们为不仅仅把日中友好的花朵与果实当做两国国民的财富,而是使亚洲和全世界的人们都来分享它,为建设和平与繁荣的世界而共同合作吧。当时大部分评论都指出,竹下登的中国之行取得了圆满成功。八九年,利库路得丑闻越闹越大,丑闻的主要人物之一的竹下登不得不引咎辞职。

  但由于他依然领导着自民党内最大的派阀,对政局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因此虽然离开了首相宝座,但在他的幕后操纵下,中日关系发展还算顺利,八九年六月“六四”风波之后,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对中国实行“封锁”和“禁运”,但当时的海部内阁则反其道而行之,并没有和美国采取相同的行动,据说这一决定主要是来自于竹下登。虽然中日两国政府在表面上都讲,对目前的中日关系表示满意,但从整体来看,中日之间存在着比十年前更为深刻的“不信任感”,此时此刻,更让我们缅怀竹下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