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担心自己的问题会给儿子造成影响

 日本动漫     |      2019-03-23 00:44

  这一天是2018年12月26日。按照预产期,赵宇的孩子应该在前一天降生,但当天赵宇老婆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

  赵宇随即出门查看。他怎么也没想到,从踏出家门后,他度过了最煎熬的58天。甚至错过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孩子出生。

  “见义勇为”后第3天,赵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拘留;第15天,检察院对赵宇不批准逮捕后释放,赵宇办理取保候审;第56天,赵宇被以“过失致人重伤罪”移送审查起诉;第57天,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第58天,赵宇被解除取保候审,恢复人身自由。

  舆情汹涌,案情波折。在家的赵宇仍不能放松,律师告诉他,目前可能还面临受害人李华的申诉或自诉。

  即使如此,赵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作为一名,下次如果遇到危急情况,我还是会去救人,也会选择更理智的方法。”

  虽然住同一栋公寓,如果没有2018年12月26日晚上发生的事,赵宇一家和邹冰可能永远都没有交集。

  2018年初,赵宇的老婆吴晗(化名)怀上孩子,预产期是2018年12月25日,到了26日,依然没有动静。晚上,吴晗和姐姐、赵宇谈论起孩子出生的情况,突然听到外面喊“强奸、救命”。

  声音来自赵宇家楼下,他们租住在晋安区岳峰镇岳峰村的一个公寓中,公寓容纳了上百户外来打工者,房间隔音效果很差。

  听到声音后,赵宇立即出门查看情况。他描述,当时看到一名男子(李华)左手掐着邹冰的脖子,右手握拳殴打,邹冰脸色青紫,几乎说不出话。他没多想,上前将李华拉开,两人同时倒地。李华起身后打了赵宇两拳,赵宇试图反抗,被邹冰拽住。

  赵宇称,当时李华用力掰住了他右手三根手指,实在抽不出来,就踩了他肚子一脚。

  这一说法在之后警方的通报中没有提到,通报中表示,赵宇也打了李华两拳,并朝倒地的李华腹部踹了一脚。

  对于当晚的情况,邹冰一开始表示自己是被陌生男子(李华)尾随,自己进屋后锁门,男子将门踹开,称要留下来过夜,并拿凳子打她,她感到头晕,男子就试图脱她衣服,当时她不知道是谁把他拉开了。在之后的采访中,邹冰透露自己其实与李华认识,见过两次。李华则称,当天晚上,他与邹冰吃了饭,又在夜总会唱了歌,两人都喝了酒。一位接近夜总会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邹冰与李华在去年10月份相识,李华是夜总会的熟客。

  面对媒体,李华的说法是邹冰要求他送她回家,喝多酒了,他承认自己抽了邹冰,邹冰也打了他,他表示不知道赵宇从哪里来,自己被蹬一脚,喊肚子痛。

  警方通报认定,李华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于2月19日被监视居住,但没有披露是否涉嫌强奸。

  邹冰表示,当时她有打电话给朋友帮忙报警,同住的闺蜜亦跑出去报警。她打完电话赵宇就下楼了,这让李华认为赵宇和邹冰认识,甚至有不正当关系,并称门是赵宇踢坏的。

  赵宇妻子吴晗表示,当时她也下楼询问情况,看到赵宇从房间走出来还问他有没有多管闲事,怕妻子担心,赵宇说没有。

  警方到现场后,把李华、邹冰和她闺蜜带去派出所做调查。吴晗把赵宇拽上楼,两人也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吴晗设想过自己生孩子时候的场景,老公赵宇在产房外等待,一同迎接新生命的到来。“赵宇说了,有些老公会先看孩子,我会先看你。”提起赵宇,吴晗一脸幸福。赵宇是黑龙江人,两人通过网络认识,为了爱情,赵宇来到距离黑龙江3000多公里的福州。

  赵宇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保安,每月休息4天。赵宇将休假时间攒在去年12月底,加上1月初的4天,再加上15天的产假,一共23天。吴晗想,到时候他们可以天天腻在一起、带孩子。

  去年12月28日上午,吴晗有妊娠反应,赵宇立即陪同她赶到医院待产。办好住院手续,赵宇接到晋安分局民警电线日晚上的事做个笔录。

  由于老婆快生孩子了,一个人在病房不方便,赵宇提出能不能换个时间。民警表示可以在医院做笔录,到了医院后又表示不方便,还是需要去派出所。没想到这一去,就错过了孩子出生。

  到了傍晚5点半,吴晗想打电话询问,但赵宇电线分钟打一次电话,赵宇始终关机,直到赵宇做完笔录,和她视频通话,两个人都急得哭了。吴晗这才得知赵宇踩了陌生男子一脚。当时办案民警在视频中表示鉴于情况特殊,应该很快就会让赵宇回去。

  去年12月29日,吴晗离开医院到邹冰家询问情况时,遇到赵宇到现场指认。她觉得不大对劲,前去公安局咨询得知,可以给赵宇办取保候审,需要待产证明、赵宇的退伍证复印件等资料,还要有李华的谅解书。

  当天晚上,吴晗联系到李华,得知他在医院做手术,称“大肠小肠都断了”,要通过法医鉴定后裁决。吴晗说赵宇不是故意的,并替他向李华道歉,但在电话中,李华并不认可。

  1月1日,赵宇父亲前去医院探望李华时,李华提出如果不追究赵宇的刑事责任,需要赔偿,目前已花费医药费四五万。

  赵宇父亲是去年12月30日凌晨到的福州,他在晋安分局看到了赵宇拘留通知书上“涉嫌故意伤害罪”,一家人都觉得事情有点大。

  赵宇和吴晗双方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吴晗怀孕后,家庭的重担落在赵宇一个人身上。赵宇做保安每月工资5000元,租房就要花去1600元,有时需要网络贷款周转。

  当天,在闺蜜的介绍下,吴晗联系到福建迅晟律师事务所的徐仲财律师。“徐律师了解情况后,很理解我们,知道我经济困难,说金钱先不说了。”提起徐律师,吴晗非常感激,“当时还没有正式聘请,但我们询问的问题他都会回答。”律师提醒,先找邹冰录个视频,询问案发经过,并表示律师越早介入越好。

  咨询律师后,吴晗意识到赵宇没那么快回来决定当天剖腹产。术前需要禁食禁水,吴晗只在凌晨吃了点东西,正好符合术前要求。独自进入产房,她不断地流泪,护士得知赵宇的事,安慰她,一定能平安生出宝宝。

  此时在看守所的赵宇,心里非常不踏实,他想到老婆、孩子,想到会不会被判刑,又想到父母亲人,脑子很乱,无法入眠。

  去年12月30日晚上,吴晗和赵宇的儿子降生。1月3日,徐仲财律师会见赵宇时,告诉他“生了个大胖小子,8斤3两,母子平安”,会见后赵宇回到监室,一顿狂跳,可高兴了。

  小生命的到来,也给吴晗增添了一些活力,但在深夜孩子哭的时候,一想到赵宇不在身边,她就觉得很伤感,“孩子哭的时候感觉心都快炸了”。而赵宇现在只能通过视频来看孩子刚出生的样子,一想起这事,他就觉得对不起老婆孩子。

  生完孩子后,吴晗也没有坐好月子,1月3日就出院了,前后一共在医院住了不到一个礼拜。

  出院前她和警方联系,得知可以拿回手机,因为赵宇手机里有些贷款要还,怕逾期产生更多利息。1月4日,吴晗就出门了,剖腹产的伤口隐隐作痛,她就贴个暖宝宝焐着。

  “我把手机拿回来了,这也说明当天晚上邹冰的确不是给我老公打的电话,不然警方一查通话记录不就知道了。”吴晗说,她完全相信赵宇,怀孕期间,赵宇每天上班,下班就给她做饭、做家务,从来没有离开过。

  两人感情非常好,吴晗喜欢赵宇“开朗、帅气、会照顾人”,吴晗表示,平时赵宇就很喜欢帮助别人,也爱打抱不平。同时赵宇也很努力赚钱养家,出事后,吴晗默默地承受着一切,为赵宇奔波。

  到了1月8日,吴晗又外出到医院开出生证明,并让律师向赵宇转达要改一下名字,暂时跟她的姓。

  1月10日,看守所因检察院不予批捕释放了赵宇,当天晚上吴晗到晋安分局为赵宇取保,向姐姐借了一万块钱交上去,但没有拿到收据。

  在赵宇取保出来之前,邹冰一直陪伴着吴晗。同时帮忙照顾的还有吴晗的姐姐,吴晗出去的时候,孩子就喝奶粉。

  吴晗与邹冰年龄相近,2018年12月29日,两人见面时,吴晗看到邹冰额头有包,眼睛是肿的,听她讲述了事情经过后,吴晗很同情邹冰。

  在吴晗看来,邹冰很懂得感恩。即使之后得知邹冰在夜总会工作,她也表示理解。邹冰也有孩子,在这方面帮了不少忙,回家后两人也经常微信电话沟通,渐渐成了朋友。

  邹冰在案发四五天后也做了伤情鉴定,结果为轻微伤,其间她经常打电话询问警方案件进展,得知李华在医院,需要视病情而定。

  对于邹冰提到李华试图强奸的情况,警方在通报中也没有提到。“小邹以为把情况跟警方说了警方就会判断,其实应该说清楚到底要告什么。”吴晗表示。

  取保后,赵宇于1月10日晚上11点多从看守所出来,看到街上的灯红酒绿,赵宇觉得很不真实,一度分不清方向。

  见到赵宇,吴晗非常开心,也有些惊讶,赵宇的头发剃得很短,人也瘦了几圈。进看守所时赵宇是170斤,13天瘦了30斤。

  回到家将近12点,见到儿子赵宇很激动,他对妻子说,“你生产我不在,我对不起你。”吴晗回他,“没事,你这是做好事。”

  团聚后的一家三口没有放松,“心里一直悬着”,赵宇处于取保候审阶段,需接受警方的随时传唤。

  1月24日,赵宇到晋安分局确认笔录。2月13日,警方向他出示了李华的重伤二级鉴定,要求签字,并再次确认笔录。

  这次回来后,赵宇和妻子两人在网上查询,致人重伤会怎样,李华是重伤二级,可能得判14年。“等赵宇出来,儿子都上中学了,赵宇今年21岁,出来后怎么找工作?”一想到赵宇服刑的后果,吴晗都感到心痛。

  她想如果赵宇进去了,她得把孩子送到亲人身边养,自己挣钱,但要跟儿子分开,孩子的教育怎么办?赔偿李华怎么办?

  两人商量来商量去,都觉得这个问题无解,一提起来两人都很无奈。赵宇甚至想,在这段时间赶快做兼职多赚些钱,留给老婆孩子花。但赵宇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出去买菜,白天上班,下班后继续做家务、照顾孩子妻子,弥补这些天没能陪在他们身边的遗憾,根本没有时间额外赚钱。

  2月14日下午赵宇父亲接到李华电话,他表示如果协商的话,赵宇的刑期可以从七八年减至一年或一年半。李华称如果能私了,他可以与警方沟通,“看能不能不判刑。”

  但李华并没有提出私了的明确金额,“要根据伤情判多少钱,要有我的医药费,还有我两三年不能做重活也要考虑一点。”

  军人出身的赵宇希望儿子以后也去当兵为国效力,他担心自己的问题会给儿子造成影响。咨询了律师,赵宇得知他的行为如果没被判定见义勇为,而判定故意伤害的线万,还可能在监狱里度过4年。

  “自己明明是去救人的,怎么成了犯罪?”赵宇想不通,也觉得挺不公平的。赵宇想到找媒体帮忙。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还自己一个清白。

  2月15日,福建电视台新闻频道联系赵宇,表示可以报道。当天上午夫妻俩带孩子去打疫苗,吴晗本来打算下午去做产后检查,由于采访至今没有去。

  2月16日,福建电视台报道后,赵宇的事情开始进入公众视野,各媒体纷纷关注。

  赵宇单位领导得知后,允许他上班时间接电话,之后赵宇的手机几乎没停过。赵宇在福州当地的东北老乡特意打电话过来表示力挺,网上还有人要发红包给赵宇,被赵宇婉拒了。

  “天旋地转、心力交瘁”,吴晗用这样的词形容这几天的生活。她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家媒体来过,“说得喉咙干疼,我多想录下来放个喇叭给后面来的记者听。”

  由于还得照顾孩子,赵宇夫妇每天只能休息两三个小时,吃饭的时间不固定。赵宇从看守所出来后开始犯偏头痛。他原来每天抽半包烟,现在每天至少要2包烟。谈话中,他时常忘记自己讲到哪里,需要妻子在一旁提醒。

  “宝宝很乖,他挺配合的,好像知道爸爸有事情要处理”,吴晗有时也忽略了孩子,孩子睡着后就放在一边接受媒体采访,钙片也忘记喂他。

  2月20日,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将赵宇移交晋安区人民检察院。移送起诉告知书显示,赵宇的“罪名”由“故意伤害”改为了“过失致人重伤”。

  21日凌晨,福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晋安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赵某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但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被害人李某重伤的后果。鉴于赵某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为弘扬社会正气,鼓励见义勇为,综合全案事实证据,对赵某作出不起诉决定。

  赵宇和妻子第一时间看到了通报,对于通报内容,两人有一些疑问,马上联系了律师沟通,想一早通过媒体发出质疑。21日早上,写好五个疑点和情况说明之后,两人又担心与警方对立不好,取消了发布。

  21日下午,赵宇到检察院拿到了不起诉决定书。“心里总算松了口气,但有些不理解文件内容”,决定书显示,2018年12月28日下午,赵宇向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投案。赵宇表示自己是被传唤过去的。

  此外决定书提到,被害人(李华)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书后七日以内向福州市人民检察院申诉,请求提起公诉;也可以不经申诉,直接向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自诉。

  看到检察院不起诉的消息,很多人发来信息询问,赵宇是不是没事了。赵宇代理律师范辰表示,按照“不起诉决定书”的内容,赵宇将无法申请国家赔偿,面临被李华追究民事赔偿的情况。范辰看来,决定书认定了赵宇行为构成犯罪,只是不予处罚。他认为决定书事实认定错误,法律适用错误,将对该决定书进行申诉,并为赵宇做无罪辩护。

  22日凌晨将近1点,晋安分局三名民警来到赵宇家中,送达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要求赵宇白天准备好身份证复印件及银行卡号,等待民警联系,并表示保证金将按流程退回。律师表示,这意味着赵宇恢复人身自由。

  但想到可能面临李华的起诉,赵宇和妻子依然有些不安。“多希望能尽快恢复平静。”吴晗表示。

  尽管如此,赵宇仍表示,“作为一名,下次如果遇到危急情况,我还是会去救人,也会选择更理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