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孩子无法安静地在座位上坐到电影结束

 经典动漫     |      2019-02-20 21:16

  让观众有些意外的是,《起风了》与宫崎骏为人熟知的作品完全不一个路数:没有魔法、妖怪和神奇的动物,老老实实地讲述了二战时期日本一位战斗机设计师的故事。

  “起风了,只有试着活下去一条路。”这是法国诗人保罗·瓦雷里的长诗《海滨墓园》中的名句。前半句成了宫崎骏导演并编剧的新片的片名,后半句成为这部电影海报上的宣传语。宫崎骏说:“我想描绘的是,在困难的时候用尽全力生存下去的主人公的故事。”

  72岁的宫崎骏是日本动漫电影的金字招牌,他的作品数量不多,但每一部都被观众津津乐道。

  《起风了》以日本零式战斗机之父堀越二郎为原型,糅合了日本作家堀辰雄的同名爱情小说。电影讲述了二郎在梦想与现实间的踌躇,以及他与患有肺结核的少女纯纯的爱情。

  历史上的二郎1903年出生在藤冈市,从东京大学毕业后开始设计战斗机。他最著名的作品就是零式战斗机,在二战初期为日本空军立下了汗马功劳。

  日本战败,军费不能超过GDP的1%,二郎不能像欧美战斗机设计师那样在喷气时代大展拳脚,到大学任教,1982年去世。

  在日本媒体眼中,二郎是个自负、傲慢的人。宫崎骏借用了二郎的姓名、身份和时代背景,赋予了他清新向上的性格特征:他喜爱飞机,将制作飞机作为毕生的理想,但身处战争年代,他只能设计战斗机。现实与理想存在差距,他抱着“努力活着”的信念不懈努力。

  飞翔一直是宫崎骏作品中的关键词之一,从《风之谷》、《天空之城》到《魔女宅急便》、《红猪》和《哈尔的移动城堡》,宫崎骏用各种各样的飞行器表达对天空的渴望。

  宫崎骏动画主题的转变与日本社会的境况有关。“经历了雷曼冲击以及3·11大地震后,我们不打算继续做幻想类的作品”,《起风了》成为他新尝试的开始。

  回想起早期作品《风之谷》,宫崎骏说,当时他在影片中预言的很多东西都成了现实。“冲突和环境灾难在世界各地发生,人口在膨胀,人们开始了对有限自然资源的激烈争夺。”

  但宫崎骏并不悲观。他说,每个年代都有需要面对的挑战。“在二郎的时代发生了许多事,但人们还是积极地生活着。在今天这个自然灾难频发和核威胁增加的时代,我们更要思考如何生活的问题。”

  宫崎骏认为,当下的日本与二郎所处的时代在精神气质上非常相似,虽然没有战争,但经济低迷,灾害频发,“人们被闭塞感覆盖”。因此,他制作了一部展现梦想与现实的碰撞和在困境中求生的动画电影,希望传达一种向上的精神。

  宫崎骏对战争题材并不陌生,他所在的吉卜力工作室的动画电影《再见萤火虫》,讲述了一对兄妹在战争中的遭遇,让人潸然泪下。在《起风了》中,宫崎骏回避了战争和灾难的场面,他不希望自己的电影成为战争的广告。

  宫崎骏选择二战时的战斗机设计师作为影片的主角,有人因此担心他成为“战争贩子”。宫崎骏认为工程师是中立的。“因为一个人制造了武器就给他贴上罪人的标签,这是不对的。当日本已经选择了战争,责备二郎就没有意义。”

  回顾自己制作动画50年的历程,宫崎骏最偏爱这部作品。他对日本媒体说:“我读过的书、听过的歌、遇见的人,这么多年际遇的沉淀和发酵”,都在这部作品中呈现出来。

  这部影片一如既往地采用了清新的画风和久石让的原创配乐,还别出心裁地用真人的声音制作效果音。看过这部影片之后,很多动画制作人和音乐人赞不绝口:“电影让我非常感动,我几乎哭出声”、“从来没看过更好的电影,以后也不会有了”。宫崎骏说:“第一次看自己的作品看到哭,真是太难为情了。”

  在日本社交网站上,观众对影片的评价并没有预期中那么高。孩子们普遍认为剧情难懂,甚至有些无聊。很多家长说,他们的孩子无法安静地在座位上坐到电影结束。一位家长说:“我问我的孩子怎么想,他说‘我没看明白’。”

  宫崎骏对《日本时报》说:“一直以来,我都在为孩子做动画。我想,是时候做一个制造武器的男人的动画了。”

  首映礼结束后,一位观众对《日本时报》说,《起风了》的确不好懂,因为它“将历史与幻想结合起来,两者之间的界限并不明显”。但他还是被唯美的画风和故事打动,“观看这部电影就像进入了别人的梦境”。

  让观众有些意外的是,《起风了》与宫崎骏为人熟知的作品完全不一个路数:没有魔法、妖怪和神奇的动物,老老实实地讲述了二战时期日本一位战斗机设计师的故事。

  “起风了,只有试着活下去一条路。”这是法国诗人保罗·瓦雷里的长诗《海滨墓园》中的名句。前半句成了宫崎骏导演并编剧的新片的片名,后半句成为这部电影海报上的宣传语。宫崎骏说:“我想描绘的是,在困难的时候用尽全力生存下去的主人公的故事。”

  72岁的宫崎骏是日本动漫电影的金字招牌,他的作品数量不多,但每一部都被观众津津乐道。

  《起风了》以日本零式战斗机之父堀越二郎为原型,糅合了日本作家堀辰雄的同名爱情小说。电影讲述了二郎在梦想与现实间的踌躇,以及他与患有肺结核的少女纯纯的爱情。

  历史上的二郎1903年出生在藤冈市,从东京大学毕业后开始设计战斗机。他最著名的作品就是零式战斗机,在二战初期为日本空军立下了汗马功劳。

  日本战败,军费不能超过GDP的1%,二郎不能像欧美战斗机设计师那样在喷气时代大展拳脚,到大学任教,1982年去世。

  在日本媒体眼中,二郎是个自负、傲慢的人。宫崎骏借用了二郎的姓名、身份和时代背景,赋予了他清新向上的性格特征:他喜爱飞机,将制作飞机作为毕生的理想,但身处战争年代,他只能设计战斗机。现实与理想存在差距,他抱着“努力活着”的信念不懈努力。

  飞翔一直是宫崎骏作品中的关键词之一,从《风之谷》、《天空之城》到《魔女宅急便》、《红猪》和《哈尔的移动城堡》,宫崎骏用各种各样的飞行器表达对天空的渴望。

  宫崎骏动画主题的转变与日本社会的境况有关。“经历了雷曼冲击以及3·11大地震后,我们不打算继续做幻想类的作品”,《起风了》成为他新尝试的开始。

  回想起早期作品《风之谷》,宫崎骏说,当时他在影片中预言的很多东西都成了现实。“冲突和环境灾难在世界各地发生,人口在膨胀,人们开始了对有限自然资源的激烈争夺。”

  但宫崎骏并不悲观。他说,每个年代都有需要面对的挑战。“在二郎的时代发生了许多事,但人们还是积极地生活着。在今天这个自然灾难频发和核威胁增加的时代,我们更要思考如何生活的问题。”

  宫崎骏认为,当下的日本与二郎所处的时代在精神气质上非常相似,虽然没有战争,但经济低迷,灾害频发,“人们被闭塞感覆盖”。因此,他制作了一部展现梦想与现实的碰撞和在困境中求生的动画电影,希望传达一种向上的精神。

  宫崎骏对战争题材并不陌生,他所在的吉卜力工作室的动画电影《再见萤火虫》,讲述了一对兄妹在战争中的遭遇,让人潸然泪下。在《起风了》中,宫崎骏回避了战争和灾难的场面,他不希望自己的电影成为战争的广告。

  宫崎骏选择二战时的战斗机设计师作为影片的主角,有人因此担心他成为“战争贩子”。宫崎骏认为工程师是中立的。“因为一个人制造了武器就给他贴上罪人的标签,这是不对的。当日本已经选择了战争,责备二郎就没有意义。”

  回顾自己制作动画50年的历程,宫崎骏最偏爱这部作品。他对日本媒体说:“我读过的书、听过的歌、遇见的人,这么多年际遇的沉淀和发酵”,都在这部作品中呈现出来。

  这部影片一如既往地采用了清新的画风和久石让的原创配乐,还别出心裁地用真人的声音制作效果音。看过这部影片之后,很多动画制作人和音乐人赞不绝口:“电影让我非常感动,我几乎哭出声”、“从来没看过更好的电影,以后也不会有了”。宫崎骏说:“第一次看自己的作品看到哭,真是太难为情了。”

  在日本社交网站上,观众对影片的评价并没有预期中那么高。孩子们普遍认为剧情难懂,甚至有些无聊。很多家长说,他们的孩子无法安静地在座位上坐到电影结束。一位家长说:“我问我的孩子怎么想,他说‘我没看明白’。”

  宫崎骏对《日本时报》说:“一直以来,我都在为孩子做动画。我想,是时候做一个制造武器的男人的动画了。”

  首映礼结束后,一位观众对《日本时报》说,《起风了》的确不好懂,因为它“将历史与幻想结合起来,两者之间的界限并不明显”。但他还是被唯美的画风和故事打动,“观看这部电影就像进入了别人的梦境”。